当前位置: 职场指南 > 职业生涯 > 跳槽

换座城市工作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2017-12-02 |浏览180|界面

适当的跳槽行为可以帮助职场人士快速实现个人价值的增长,这早已为多数互联网从业者接受。不可否认,中国大部分互联网岗位资源集中在少数核心城市,而不同城市的产业特色往往也为跳槽者框定了职位可选范围。这意味着,求职者有相当大的概率在异地寻找到合适自己的职位。

 

在这种时候,异地跳槽变成了一部分求职者必须考虑的选项。所谓异地跳槽,顾名思义,指的是下一份工作机会来自与当前所在地不同的地区。一旦选择异地跳槽,则当事人不仅将变更工作,还将变换生活环境,其蕴含的机会与风险也远远多过普通的跳槽行为。

 

异地跳槽大体可以分为三种:从一线到一线从一线到二三线从二三线到一线。我们统计了 2017 年一、二季度通过 100offer 平台求职的候选人,选取了其中 6000 名用户,统计了其中收到过来自异地的面试邀请的人数占比。

 

可见,总数中超过 54% 的候选人接到过来自不同城市的面试邀请,存在异地跳槽机会。

人们为何选择异地跳槽?

追求职业前景

 

追求职业前景无疑是异地跳槽的一个重要理由。北京的科技与创新企业,上海的外企和研发中心,珠三角的硬件产业,中国由南到北的三个都市带在互联网产业分布上带有明显的特色差异。

 

小马曾在北京某多媒体公司担任技术支持,在 2015 年以后,他被划拨到公司内部一个独立的团队,参与了多款 Side Project 的开发工作,但这些项目每个都维持不了太久。

 

「还是投入程度不够吧,毕竟一个产品做出来,也不是几个程序员就能全部搞定的,还需要运营、推广。但这方面始终都不太给力。」尴尬的局面维持了一年多时间,这个内部孵化团队终于被解散,原有的技术人员重新回到公司的技术支持部门,小马则提出了离职。

 

离职的原因,更多来自小马个人规划的改变。小马本人虽然是 IT 工程师,业余喜欢捣鼓操作系统,爱屋及乌对硬件怀有浓厚兴趣,时不时会研究一下材料方面的论文。他的研究能力颇受一些业余爱好者的认可,一位朋友向他推荐了一家致力于石墨烯材料工业化的科技公司。

 

小马觉得,高隔热和高导热材料的确是他的兴趣所在,并且石墨烯领域的创业正在热点上。过去一年多的徒劳无功也让小马对于继续作为项目研发者的身份感到意兴阑珊,一番沟通过后,小马决定入职对方的企业。只是,公司位于千里之外的深圳。

 

2017 年春节后,小马离开了工作数年的北京,南下深圳,他不觉得有多大压力。他说:「北京的工作也并不轻松,关键是我现在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生活方式规划

 

并非所有的异地跳槽均来自职业规划的调整。工作之外的原因亦构成了许多人更换居住城市的理由。

 

留美6年的Johnson曾三次通过 100offer 寻找工作岗位,分别是 2015年、2016 年和 2017 年,从他回国开始,几乎每年都会跳槽一次。

 

2014年末,Johnson 受到创业同伴的邀请,出乎他意料的是,国内的创业并非想象中那般顺利,不过半年时间,创业项目就夭折了。为了维持吃住费用,Johnson 只得暂时栖身于一家信息科技公司。

 

「我做平台架构的,当时觉得广州的互联网氛围好像也一般吧。而且我也不是广东人,想着最好还是能换个地方。」Johnson 开始留意其他城市,尤其是北京和上海的职业机会。终于在 2016 年底,拿到了一家上海科技企业的平台架构师  offer,他便收拾了行囊,来到上海。

 

就在同一时间,Johnson 的女朋友也毕业回到了国内,他女朋友是杭州人,希望将来能在老家生活。尽管 Johnson 对自己在上海的工作比较满意,但将来的家庭生活同样是需要他严肃思考的问题,在与自己父母、女友商量过后,Johnson 决定重新在杭州物色一份工作。

 

「杭州离上海很近,而且互联网氛围也很繁荣了。所以搬过来问题不大。」2017 年夏天,Johnson 搬家至杭州,并跳槽到一家当地的互联网公司。负责的内容依然是平台架构领域的技术工作。

 

说到跳槽带来的不便,Johnson 苦笑地告诉 100offer:「杭州的公司。996(早上 9 点至晚上 9 点为上班时间,一周 6 个工作日) 的风气很重,所以比较辛苦。」

 

「逃离北上广」

 

并非所有的异地跳槽都是通向陌生的新环境,一部分互联网从业者用身体响应着“逃离北上广”的号召,他们往往在一线城市工作数年后,基于结婚或购房的需求,返回家乡或距离家乡更近的二三线城市工作。

 

淼淼就是逃离北上广中的一员,她在 2014 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金融企业任职,但愈来愈严格的户籍政策和不断攀升的房价让她对在北京打拼失去了热情。

 

「北京当然很好,可我也没机会在这里留下来啊。」淼淼指的留下来,显然包括拿到户口、拥有住房等一系列成为本地居民的标志行为。这一切,对她来说,在 2017 年的北京已经无限接近于不可能。

 

禁不住父母的催促,淼淼终于下定决心,要在今年 10 月份回到家乡青岛。在父母亲友的张罗下,一家本地的事业单位为淼淼提供了面试机会。淼淼打算去试一试,不论如何,青岛是自己的家乡,而父母也倾向于淼淼留在他们身边。另外,比起令人咂舌的北京房价和购房资格,青岛的住房对于淼淼一家人来说,至少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北京的朋友们依然在劝说淼淼留下,他们指出小地方生活的单调,为淼淼惋惜。这些朋友中,不少人和她面临同样的困境,但坚持要留在北京。淼淼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她意识到回乡的决定必定让她放弃了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她又暗自为自己「还有退路」而庆幸。

 

像淼淼的父母这类家长其实并不在少数,「离家近一点」是他们内心对子女工作地的朴素期望。在一线城市生存压力空前的今天,对于不少有意跳槽的年轻人,「逃离北上广」也许真的是一剂基于现实主义的良药。、

异地跳槽给他们带来了什么

可以全身而退的求职者固然值得羡慕,不过,多数异地跳槽者的初衷仍是为了寻找符合个人长期发展利益的事业平台。

 

那么这种舍近求远的求职方式,是否真的会给异地跳槽者带来经济利益,还是仅仅是工作不如意时的一厢情愿呢?

 

经济收益

 

根据 100offer 平台的统计结果,收到异地面试邀请的人群的平均收入明显高于未收到过邀请的人群。这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搬家毕竟是麻烦的事,如果不是有额外的经济回报,谁又愿意反复折腾自己呢?

样本人群特征:工作3-7年,平均年薪 20万元人民币以上,北上广深杭一线互联网企业背景。

 

 

事实上,在 100offer 所接触的大部分异地跳槽案例中,跳槽者的收入较之原有水平均发生了较大提升。

 

更合适的发展环境

 

以深圳的小马为例,自从他的工作从软件开发转变为材料研究后,自己的收入水平、职业环境都发生了不小的改变,而他本人对这种改变看法颇为乐观。

 

「现在接触的东西比之前多了,以前就是编程,还是蛮单调的。」小马关于未来的想法也和程序员时期有了非常大的不同,在他看来,深圳的氛围与北京迥异,这里的硬件和材料环境得天独厚,有许多机会可以利用。

 

最重要的是,在北京上海逐渐收紧户籍政策的北京下,珠三角的人才政策显露出了强大的吸引力。小马说,他正在游说更多在北京的朋友来深圳:「我觉得珠三角的崛起是趋势,因为人才是核心优势嘛。」

 

满足了亲人对自己居住地的需求

 

搬到杭州后的 Johnson 终于停止了三年来风尘仆仆的国内生活,从广州到上海到杭州,他搬家的次数让自己想起来就深感疲惫,然而却又有点无可奈何。

 

「这次到杭州。应该一段时间不会再搬了。」他觉得虽然辛苦,但这些颠沛的过程依然还是值得的,毕竟辛苦的时期已经过去,在杭州的新工作已经稳定,而女友对他搬来杭州的举动非常满意。

 

择业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选择工作的背后,寄托的还有家庭、亲人的期望,这些因素均会形成对于跳槽者的羁绊,有时仅仅是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就足以主导一次跳槽行为。而时机正确的一次跳槽,往往可以完美化解这种压力,既让跳槽者获得满意的工作,同时又能满足亲人对其工作居住地的需要。

异地跳槽的代价

在观察到异地跳槽者的收益同时,我们仍不可忽视跳槽行为为他们带来的诸多成本,这些成本既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

 

租房成本

 

「租房」是他们嘴里最常念叨的词汇,动辄三个月的垫付房租和一个月押金,让不少异地跳槽者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而原先居住地的租期往往无法在更换工作时完美对接,这导致先前付出的押金将成为沉没成本,加大了跳槽者的经济压力,让他们在异地跳槽时变得谨慎。

 

「折腾一次太累了。」上海跳槽到北京的吴先生表示他耗费了大量心力在挑选租房上,他认为大部分人都能体会到其中的不便。

 

租房问题永远在所有困扰求职者或者大学毕业生的问题中名列前茅,因为找到一个满意的居所很难成为一锤子买卖,大部分时候,人们只能临时找一处环境勉强住下,待久了再慢慢挪窝。人们在找房、换房、与房东或中介机构的讨价还价中,许多原本应该用于放松的宝贵时间就已流逝。甚至当求职者离开这座城市时,关于这段生活最多的记忆,仍然是围绕着租房。

 

与新公司匹配的风险

 

完全陌生的环境下的新工作则是另一个隐患:通过线上交流与电话交流,求职者无法对新雇主获得全面的了解,即便是赴当地面试,也仅仅只是看到招聘机构刻意展示的一面。

 

往往需要跳槽者搬家入职适应一个月后,才能获得对新工作的真实体认,而一旦感觉踩了雷,则跳槽者不论是继续留任还是尽快离职,产生的负面影响都将持久深远。

 

湖北人小吴自从 2014 年大学毕业后就一直作为项目工程师留在上海发展,一开始他很喜欢上海的繁华,打算在这里安家。三年后,在高昂的房价和远在湖北的父母催促下,小吴继续留在上海的信念严重动摇了。2017 年,他决定在武汉找到一份工作,尽管武汉的工作机会和发展前景不及上海,但至少会离父母近很多。况且,武汉同样是大城市。

 

6 月,小吴收到了一家技术企业的面试邀请。在一番问答后,小吴顺利通过了入职考核。紧接着,他退掉了上海的租房、与过去的朋友吃了顿饭,便来到了武汉。

 

一个月后,小吴陆陆续续开始感受到公司文化与前一家企业风格的不同。「非常刻板,我原来的工作不需要打卡,会有很多这方面的机械性要求。而且上下的等级观念很严重。甚至还有什么陪酒啊这种现象,在上海的互联网公司基本上看不到。」日子久了,小吴感到有点吃不消,他甚至怀念起在上海的工作。但才来没多久,再次转身离职似乎也很让人难堪。

 

「回上海的可能性不大,但有考虑在武汉再找另一份机会吧。毕竟这里的企业也蛮多的。」小吴只能想,也许再过段时间就会习惯吧。

 

迥异的社会环境导致水土不服

 

除了上述的隐患,陌生的语言环境、迥异的文化习俗,甚至气候因素与大气质量,都会对异地跳槽者的跳槽体验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在 100offer 搜集到的案例中,甚至有过一位候选人离开北京搬往成都工作,理由的「北京的空气质量太差」,但不久后他不得不再次离开成都,回到北京,原因是“成都的空气质量一样糟糕”。

100offer说

有人说,频繁跳槽才能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最大程度的升职加薪,而数据显示,异地跳槽者的总体收入稳居跳槽人群的上游。这是否意味着,异地跳槽理应成为求职选择里优先程度高的那个?

 

100offer 认为,异地跳槽的产生往往基于压力,可以说,选择异地跳槽的人群多多少少存在对上一段工作、生活失望的情绪。异地跳槽的手段提供了一个开始新生活的机会,但它同时包含了极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来自新的城市、新的企业。我们同样见证过许多异地跳槽不成功,平白陷入困顿环境长达几个月的例子。

 

如果一个求职者选择异地跳槽,他应该事先了解摆在自己面前的机会与风险:

 

机会:

  • 收入的提高

  • 新的环境提供了新的职业可能性

  • 更适合自己的居住环境

  • 满足亲人对自己工作地点的需求

 

风险:

  • 高昂的寻租、租房、换房成本

  • 适应新的城市环境和文化环境的成本

  • 与新公司的匹配程度带来的风险

  • 一旦跳槽发展不顺,将产生高昂的沉没成本,包括时间 

Tags: 职业规划 | 成长励志 | 升职

职场调查

问题反馈(可多选)

  • 您的性别是?
  • 您的年龄是?
  • 您的职业是?
  • 您平时使用的网络是?
  • 您现在使用的手机操作系统是?
  • 您现在使用的手机浏览器是?
  • 您平时用手机找工作吗?
  • 您平时用手机招人吗?
  • 您觉得西北人才网手机版打开速度如何?
  • 您认为西北人才网webapp版还需要那些改进?